2019/7/30 宝瓶座δ南支流星雨极大期(ZHR~25)+ 摩羯座α流星雨极大期(ZHR~5)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赏方式:肉眼观赏 双筒望远镜辅助观赏 需以口径10公分(4吋)以上的天文望远镜观赏 可拍照

宝瓶座δ南流星雨极大期(ZHR~25)

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South. δ–Aquarids,005 SDA)是每年固定发生的中型流星雨之一,发生日期一般介在7/12~8/23之间,今年预期极大期将发生在7/30,月相逢朔前2天的极细残月,月亮至近天亮前才升起,几乎整晚均无月光影响,所以从辐射点约在20:00左右升起开始到隔天凌晨天亮前均适合观赏。此外,国际流星组织(IMO)建议在7/26~7/31期间的背景流星数量约20颗,仅稍逊于极大期,也都适合观赏这群流星雨。

此群流星雨平均ZHR约每小时25颗,而且根据以往观测经验,这样的数量大约可维持2天左右;流星速度中等(每秒41公里),通常缺乏流星痕和明亮的火流星,和南鱼座流星雨一样都亮度偏暗(4等以下),对台湾地区而言仰角偏低,受大气消光影响较大,所以即使ZHR多达25,真正每小时可见流星数量可能只有零零散散的几颗。不过IMO建议可以小心的进行目视观测,能获取比较精确的辐射点位置等讯息。此外,也适合望远镜观测与录影观测的方式,有时候以电波观测方式也能侦测到数量不少的此群流星,而且由于本群流星偏暗,电波观测反而是比较有利的观测方式。

关于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的流星体来源,有流星雨专家认为是96P/Machholz,亦有流星雨专家认为是P/2008 Y12彗星,目前尚在继续研究中。

根据以往澳洲观测者的纪录,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曾在1977年的7/28-29发生ZHR~40的爆发,地中海克里特岛的观测者则在2003年7月28-29日也观察到ZHR~40的状况,且此次只观察了1.5小时而已,而在这之前与之后的ZHR平均约为20左右。不幸的是,2003年的观测并没有其他观测报告,所以无法确认真实性,但2011年的观测却显示ZHR最强的太阳经度与2003年相同。因此,流星雨专家希望能确认这几次爆发的原因,希望能有更多观测资料提供分析研究,有兴趣者不妨多注意。

在几乎相同活动时间内,还有南鱼座流星雨和摩羯座Alpha流星雨,不仅极大期也落在7/30前后,而且在天空中的位置也很接近,因此有流星雨专家怀疑南鱼座流星雨、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和摩羯座Alpha流星雨其实是同一群,只是辐射点范围比较广、比较散漫罢了。

南鱼座流星雨、宝瓶座δ南支流星雨、摩羯座α流星雨辐射点位置漂移示意图。取自IMO。

南鱼座流星雨、宝瓶座δ南支流星雨、摩羯座α流星雨辐射点位置漂移示意图。取自IMO

流星体轨道互动模型来源:https://www.meteorshowers.org/

摩羯座α流星雨极大期(ZHR~5)

摩羯座Alpha流星雨(α–Capricornids,001 CAP)是每年固定发生的小型流星雨之一,发生日期介在7/3~8/15之间,今年极大期预计将发生在7/30,并可能延续到7/31,平均ZHR每小时只有5颗,1995年曾出现ZHR~10的纪录;然而这群流星雨相当散漫,很难确认极大期发生的确切时间,需要持续累积观测资料以做确认。不过流星速度虽极慢(每秒仅23公里)这点容易与其他群流星分辨开来,而平均亮度中等(约3等),偶尔会出现令人惊艳的火流星。今年极大期时间逢残月,20:00辐射点升起后,至隔日凌晨月亮升起前的这段期间,均无月光影响,比较适合观察。录影和目视观测是国际流星组织(IMO)建议的观测方式。

它发生的日期与南鱼座流星雨和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相近,流星数量相加之下,会比单独一群多一些,甚至有流星雨专家怀疑这三群流星雨其实是同一群,只是辐射点散布范围比较大而已,不过这个观点尚未得到证实,而且关于摩羯座Alpha流星雨的流星体来源,目前认为可能是169P/NEAT彗星,与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不同,这是另一个疑点。又由于摩羯座Alpha流星雨的流星速度很慢,所以适合目视和录影两种观测方式来记录,并借以分辨来自宝瓶座Delta南支流星雨和摩羯座Alpha流星雨的流星。

南鱼座流星雨、宝瓶座δ南支流星雨、摩羯座α流星雨辐射点位置漂移示意图。取自IMO。

南鱼座流星雨、宝瓶座δ南支流星雨、摩羯座α流星雨辐射点位置漂移示意图。取自IMO

流星体轨道互动模型来源:https://www.meteorshowers.or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