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020 F3 (NEOWISE)彗星达到肉眼可见!

  7月将有机会用肉眼看到一颗3月发现名为NEOWISE的彗星,这也将是2020年的第一个肉眼可见彗星。

这张照片是在两天前的黎明之前的黎巴嫩上空拍摄到的NEOWISE彗星。
这张照片是在两天前的黎明之前的黎巴嫩上空拍摄到的NEOWISE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 Maroun Habib(Moophz

  这颗彗星的正式名称为C/2020 F3,在3月份首次接近太阳时被美国NASA的NEOWISE卫星发现。它在接近太阳后幸存下来,并将在下周到达其轨道上离地球最近的点。NEOWISE预计将在7月份保持肉眼可见,在北半球的人们可以在这个月的大部分时间的黎明和黄昏时捕捉到这颗彗星。专家指出,7月中旬前的日出前朝着东北东、7月中旬后的日落后朝着西北西方向,都可用肉眼看见。

  海军研究实验室的天体物理学家Karl Battams表示:对于北半球,它在清晨非常低。人们需要早起,但是用双筒望远镜很容易看到。(编译/台北天文馆研究组吴典谚)

资料来源:NASA


夜光云与NEOWISE彗星。
夜光云与NEOWISE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Emmanuel Paoly

  在法国东部的阿尔卑斯山,树丛轮廓之上的银蓝色涟漪是夜光云。它们位于地球的中层大气,将黎明前的阳光反射过来。照片拍摄于7月8日。在这个夏天,北方高纬度地区的这种发光的夜间云并不鲜见。而NEOWISE彗星,也称作C/2020 F3,是在今年三月份由环绕地球运转的近地天体大视角红外探测(NEOWISE)卫星发现的。近几天,这颗彗星可以在没有遮挡的东北方地平线上,用肉眼在晨曦中看到。(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瑞士阿尔卑斯山上的NEOWISE彗星。
瑞士阿尔卑斯山上的NEOWISE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Philipp Salzgeberfoto-webcam.eu;文字:Adam Block

  在黎明和黄昏这个白昼与黑夜交接的时段,NEOWISE彗星令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兴奋不已。对位于北方的观测者而言,这颗彗星绕着北极星旋转,永不落下。瑞士阿尔卑斯山滑雪胜地的一个网络摄像头记录下了夜间彗星绕转的轨迹。在7月12日到13日的夜晚,间隔30分钟的一系列图像合成为这张照片。在接下来的几周中,北半球一直能够看到C/2020 F3 (NEOWISE)彗星。在日落之后,彗星在天空中的高度一天比一天高。与所有彗星一样,NEOWISE在离开内太阳系的过程中会逐渐变暗。寻找和目视观察彗星的最佳方法是使用双筒望远镜。(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NEOWISE彗星的长尾巴。
NEOWISE彗星的长尾巴。影像来源及版权:Petr Horalek

  C/2020 F3 (NEOWISE)彗星正在扫过北方的天空,长长的彗尾展现在这幅7月13日至14日摄于捷克Suchy Vrch的夜空照片中。照片是由固定拍摄的前景和跟踪并使用滤光片拍摄的星空照片合成而来,显示出肉眼难于察觉的细节。图片上部,暗弱的结构一直延伸到距离明亮的彗发20度的地方。被阳光的压力吹出的尘埃彗尾呈现为宽大的弧形,用肉眼很容易看到。而更暗的蓝色彗尾则与那些反射阳光的彗星尘埃相分离,那是由彗发中的离子被太阳风的磁场拖曳出来所形成的离子尾,在阳光作用下发出了荧光。正在远离太阳的NEOWISE彗星在北方的夜空中越来越高,并将在7月23日到达离地球最近的地方。(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北方的NEOWISE彗星。
北方的NEOWISE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Bill Peters

  7月14日,在当地午夜之后,NEOWISE彗星依然悬挂在地平线之上。这里是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北边的Goldenrod。在这张快照里,夜晚中大放光彩的还有北极光。在北方的这些日子里,长尾的彗星和极光就像是一对美丽的幽灵。两者都体现出空间天气和太阳风的作用。星空观测者们热烈地欢迎这位来自奥尔特云的客人。C/2020 F3 (NEOWISE)彗星正沿着自己的轨道离开内太阳系。(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NEOWISE彗星与星云。
NEOWISE彗星与星云。影像来源及版权:Jarek Oszywa

  你会冒着面对野生动物的危险去拍摄夜空吗? 一位摄影师做到了——这里就是他的大作。首先看到的是几千颗星星,其中有很多蓝色的亮星。然后是几块红色的星云,包括右下方的加州星云和它上方的心脏星云。但让摄影师甘于涉险的原由则是图左侧的NEOWISE彗星。在这张上周拍摄的长时间曝光合成照片中,NEOWISE彗星发出蓝光的离子尾笔直向上,背向将要升起的太阳;而反射阳光的尘埃尾则向右侧弯曲。图片是由在波兰Miedzygórze附近的固定地点连续拍摄的3张照片合成,拍摄时间超过了10分钟。沿着被月光照亮的土路可以看到地平线上的Śnieznik山。下周C/2020 F3 (NEOWISE)彗星将经过距离地球最近的地方,此后这个奔向外太阳系的5公里大小、不断蒸发的脏雪球将逐渐黯淡下去。(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NEOWISE彗星的彗尾结构。
NEOWISE彗星的彗尾结构。影像来源及版权:林子轩(北京师范大学)

  是什么力量正在塑造NEOWISE彗星的彗尾结构?在两条清晰的彗尾中,蓝色的离子彗尾受流动且带电的太阳风推动,指向了与太阳完全相反的方向。离子彗尾中的结构源于彗核以不同速率喷射这些发出蓝色辉光的离子的过程,也受到复杂而不断变化的太阳风影响。然而对于C/2020 F3 (NEOWISE)彗星来说,最不同寻常的是它具有羽状结构的尘埃彗尾。这条尘埃彗尾被阳光推向远离太阳的一侧。但因为较重的尘埃颗粒可以更好的抵抗光压,从而更能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所以尘埃彗尾最终呈现出弯曲的形态。NEOWISE彗星的尘埃彗尾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条带状结构尚未被我们研究透彻,但它可能与彗星跨度5千米的彗核上,冰融化释放出的反光砂砾构成的螺旋流有关。这组由40张照片叠加而成并经过了后期强化的图像合集,是3天前在中国内蒙古戈壁深处的暗夜中拍摄的。在NEOWISE彗星逐渐远离太阳的过程中,它将于明天以最近的距离经过地球。这颗彗星已经开始变暗,但仍然肉眼可见,不过在它远离地球后应该会更快地变得暗淡。(翻译/北京师范大学林子轩)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童话里的新智彗星。
童话里的新智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Stephane Guisard(Los Cielos de America,TWAN)

  在这幅梦幻般的场景中,彗星的尘埃划过黎明前的天空。虽然这并不是童话电影的一个片段,但画面里坐落在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的新天鹅城堡确实是迪士尼乐园睡美人城堡的灵感来源。拍摄于7月20日的这张照片中,城堡塔顶上方的明亮痕迹很可能是一颗英仙座流星。每年夏季的英仙座流星雨的极大出现在八月中旬,但从现在开始已经进入活跃期。童话城堡上空的流星轨迹的反方向指向英仙座内的流星雨辐射点,位于右上方的图框之外。英仙座流星雨是由周期彗星Swift-Tuttle的尘埃形成的。远处地平线上与流星交相辉映的则是当今的宠儿——拖着宽宽的尘埃彗尾扫过北方天空的新智彗星。(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MAGIC与新智彗星。
MAGIC与新智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Urs Leutenegger

  在加纳利岛上的穆查丘斯罗克欧洲北方天文台,17米直径的多镜面MAGIC望远镜中映出布满繁星的夜空。MAGIC表示大型大气伽马射线成像切伦科夫望远镜,当高能伽马射线撞击地球高层大气时,望远镜能够探测到粒子大气簇射产生的短暂光学闪光。在7月20日,照片里三台望远镜中的两台正在探测从银河系中心发出的伽马射线。它们的镜面反射出的正是东南方靠近银心方向的人马座和天蝎座中的亮星。除了这个拼合镜面望远镜阵,东北地平线之上、北斗七星之下是新智彗星。NEOWISE表示近地天体大视场红外探测器,这是一颗环绕地球的卫星。众所周知,C/2020 F3彗星,即新智彗星,就是它发现的。(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大角山脉背后的彗星与闪电影像。
大角山脉背后的彗星与闪电影像。影像来源及版权:Kevin Palmer

  如今,汽船码头景点比往常更加漂亮。从怀俄明的美国14号高速看过去,大角山脉标志性的峰顶形成一道有趣的风景。如果远方出现闪电,那直上直下的岩石峭壁就显得更加不可思议。本月早些时候,更加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肉眼可见的新智彗星在夜间升起到山峦之上,而此时远方暴风雨的闪电照亮了天际。意识到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位果断的天文摄影师花费了一个不眠之夜,拍摄了超过1400张照片,捕捉到三者同框的场景。上图是其中最好的一张,照片的前景被来自右侧的月光照亮。新智彗星C/2020 F3 (NEOWISE)现在正向外太阳系飞去,预计在6700年后才会返回。(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Vikos峡谷上空的新智彗星。
Vikos峡谷上空的新智彗星。影像来源及版权:Constantine Emmanouilidi

  地球上的景物是为配合这颗彗星而生的吗?当然不是如此,尽管在这张照片中它们看上去确有默契。照片中的远景是两周前在希腊北部看到的新智彗星。彗星之上是明亮的北斗七星(阿兹特克神话中的巫师),自从7月以来,全球众多的观测者都是通过这个星群来找到正在北天移动的肉眼彗星。前方的地景是Vikos峡谷,如果以它的宽度作为标准,则是地球上最深的峡谷。峡谷是Voidomatis河在过去的几百万年中缓慢侵蚀的结果。拍摄这样一张照片需要周密的计划、耐心的等待、良好的运气、不畏狂风的精神以及躲避野兽的技巧。C/2020 F3 (NEOWISE)新智彗星在飞向外太阳系的过程中继续变暗,现在需要使用双筒镜才能观看。(翻译/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曹军)

资料来源:每日天文一图(北京天文馆镜像)


相关文章:

生成海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