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赏方式:肉眼观赏 双筒望远镜辅助观赏 需以口径10公分(4吋)以上的天文望远镜观赏 可拍照 ★★

  当从地球中心相外看,木星和火星的赤经经度相同时,称为「木星合火星」,通常是这两颗行星比较接近的时候。

  发生于2020/3/20下午14时的木星合火星,是继2018/1/7后再一次相合,此时地心所见的木星位在火星以北约0.72度的地方,但当时两者都还在地平面下,所以建议在3/20或21凌晨日出前朝东南方天空观察。届时,木星与火星位于人马座与摩羯座之间,木星为-2.1等、偏白色,火星为0.9等、红色,两颗星的颜色对比明显。此外,土星也在两颗星东方不远处,可以一同欣赏。(台北天文馆王彦翔/编辑)

2020/3/21凌晨东南方天空示意图
Stellarium模拟2020/3/21凌晨5点的东南方天空示意图。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数十年来,美国太空总署(NASA)已经发送了许多台探测器前往探索火星,随着每一次任务的成功及发现,他们或它们的名字都成为了聊天话题的一部分。承继好奇号的姐妹探测器,火星2020探测车是他的下一阶段,它的目标是寻找火星上过去或现在仍然存在的生命,因此,近几年来,许多指标性的任务都会向大众募集探测器的名字,例如:好奇号、机会号、精神号等等。

  这次的竞赛经由将近4700名评审,其中包括老师、教授、专业人士及天文爱好者,以及网路上多达77万张票选出,从28,000个名字中脱颖而出,是由维吉尼亚州一名七年级学生亚历山大·马瑟(Alexander Mather)所提出的Perseverance,中文暂译为毅力号。

  他在2018年夏天和家人参加了太空营队后,对太空探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项一年一度的活动都会在美国太空与火箭中心的游客中心举行,在读到阿姆斯壮乘坐农神五号火箭成功登陆月球后,亚历山大成为了太空飞行故事的忠实访客,亚历山大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虽然得到大奖的机率微乎其微,但他仍想尽他所能提供帮助,有机率总比零好。

亚历山大·马瑟
亚历山大·马瑟

  在这些评审当中有一位剑桥大学的研究生Clara Ma,她曾在2009年为「好奇号」命名,也在推特上恭喜亚历山大:「这只是一个开始,我希望这将是你迄今为止最激动人心的人生旅程,成为今年竞赛的评审也令我感到是一种荣誉,同时也非常感谢每一位参赛者。」

Clara Ma新旧照
Clara Ma新旧照

  作为这个大奖的一部分,亚历山大和他的家人将免费前往美国佛罗里达的卡纳维拉角空军基地,见证发射任务,这次发射计划预订时间在2020年7月17日至8月5日之间,并于隔年的2月18日之前抵达火星杰泽罗陨石坑。(编译/台北天文馆许晋翊)

资料来源:Universe today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2020年2月12日,由两架美国空军的C-17 Globemaster货机完成了长达3,700公里的飞行,将NASA的「火星2020」火星漫游车的零件从加州的喷气推进实验室送到了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卡纳维尔角。火星2020将在这里为前往遥远的红色星球做最后准备。

装在气候受控运输容器中的2020年火星漫游者装在美国空军C-17 Globemaster飞机上,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加利福尼亚喷气推进实验室到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图片:NASA / JPL-Caltech

  装在气候受控运输容器中的2020年火星漫游者装在美国空军C-17 Globemaster飞机上,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加利福尼亚喷气推进实验室到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图片:NASA / JPL-Caltech

  工程师们计划在肯尼迪太空中心的无尘室内重新组装漫游车及其部件,这里同时也是好奇号进行测试的地方。预计在2020年6月,火星2020漫游车将封闭在保护性外壳中,并送至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的41号发射场,将其安装在Atlas 5火箭上。

  计划的发射时间在2020年7月17日,并在2021年2月18日降落在杰泽罗火山口的着陆点。火星2020配备了一个钻头,可以收集、储存地下的土壤样本,并可让在2026年发射的另一项任务取回。NASA的fetchrover任务计划携带火箭将样本送至绕火星轨道,然后由欧洲太空总署的轨道卫星回收,并在2030年代初返回地球,让科学家能以实验室进行分析。

  火星2020还将搜索过去微生物留下的痕迹,以及研究火星的环境,并测试能从火星大气中提取氧气的实验装置。(台北天文馆王彦翔/编译)

资料来源:Astronomy Now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当从地球中心向外看,水星和火星的赤经经度相同时,称为「水星合火星」,通常是这两颗行星比较接近的时候。

由于水星在天空中的位置变动很快速,所以虽然水星和火星刚在2019/6/18的23时合,不过在2019/7/7的22时这两颗行星又再度相合,但地心所见的火星位在水星以北3.8度的地方,比6/18时的0.24度远得多了。而且此时水星和火星都很接近太阳,日落时的仰角高度仅有5度不到,此外,水星亮度只有+1.9等,火星也是差不多的+1.8等,两者都不够亮,在太阳余晖中真的很难看到,故不推荐观赏。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2019年3月,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拍摄到了火星卫星福波斯(Phobos)和得摩斯(Deimos)的“日食”。

  这两次“日食”分别发生于2019年3月26日(福波斯)和3月17日(得摩斯),由于好奇号的Mastcam相机有装置太阳滤镜,因此可以直接盯着太阳观察。因为火星的两个卫星都很小,其中火卫一福波斯半径大约11.3公里、火卫二得摩斯只有6.2公里。因此正如两段动画中看到的那样,火星的卫星都不能完全遮住太阳。 

好奇号在2019年3月26日拍摄到的火卫一福波斯“日食”动画。

好奇号在2019年3月17日拍摄到的火卫二得摩斯凌日动画。

  除了火星上的日食之外,好奇号也在2019年3月25日日落之后观察到火卫一福波斯的阴影。由于火星大气中充满着尘埃粒子,因此即使日落了,“日食”的阴影依然被灰茫茫的天空衬托出来。

  除了好奇号之外,包括勇气号与机遇号在内,火星探测车已经成功观测到了8次火星上的“日食”。火星上的“日食”不但是一件天文奇观,这些事件还有助于研究人员了解火星的卫星轨道。美国德州A&M大学的Mark Lemmon表示,在勇气号和机遇号抵达火星之前,两个卫星轨道的不确定性都很高,以第一次的“日食”观测为例,科学家们才发现福波斯当时与火星的距离和他们所预测的相差了40公里。由于火星卫星的轨道也受到木星等太阳系天体的影响,因此透过多次的“日食”观测,有助于科学家了解火星卫星轨道变动的细节。(台北天文馆王彦翔/编译)

资料来源:EarthSky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由于地球自转之故,在北半球可见到众星拱辰,即星星似乎都绕着天北极打转。目前恰好有颗星在天北极附近,肉眼看起来,位置几乎不随地球自转而移动,故而名为「北极星(Polaris或North Star)」,航海或野外活动时大都以北极星做为寻找方向的指引星。那么,邻近地球的火星,是不是跟地球一样也有北极星呢?

  地球自转一圈平均24小时,自转轴相对于公转面法线倾斜约23.5度;火星的状态与地球类似,自转一圈平均24.6小时,目前的自转轴倾角约25度,所以火星除了比地球小很多之外,自转周期和自转轴倾角都与地球相差无几,而且自转轴的朝向也几乎与地球相同。

  有自转,自转轴向北与南延伸就有天北极与天南极。而火星的天北极大约位在天鹅座天津四(天鹅α,Deneb)和仙王座天钩五(仙王α,Alderamin)连线的中间点附近,在火星天北极附近的确有颗星可以做为它的北极星,可惜的是,这颗火星北极星比地球北极星暗很多。地球北极星是颗2等星,也是地球全天第50亮星,而火星北极星暗于肉眼极限的6等,很难用肉眼观察。不过,地球北极星离真正的地球天北极还差了接近1度左右,而火星北极星离火星天北极仅约0.5度远,比地球北极星还接近天北极。

  不过,地球天南极附近没有「南极星」,离地球天南极最近的肉眼可见星约9度远,无法承担南极星的身份。而火星天南极附近倒是有颗亮度约2.5等、肉眼可见程度的南极星—船帆座Kappa星(Kappa Velorum或κ Vel),中名「天社五」,离火星天南极约3度左右,虽不若北极星那样靠近地球天北极,也不若地球北极星那样亮,但至少比火星天北极那颗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火星北极星亮多而易见。

  有趣的是,由于岁差的关系,约在西元9000年后,天社五将接近地球天南极,到时地球就有南极星啦!(编译/台北天文馆张桂兰)

资料来源:EarthSky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1545722591250596.jpg

欧洲太空局的火星特快车传回了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新图像,展示了火星北部低地82公里宽的Korolev火山口。

  欧洲太空局(ESA)的火星特快车(Mars Express)探测卫星传回了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新影像,显示了这个红色星球上的一个巨大陨石坑。此陨石坑名为柯洛列夫(Korolev crater),位于火星北部的低洼处,有着82公里宽的坑洞,ESA称它是一个保存良好的火星陨石坑的最佳例子。

  陨石坑中心一年四季都被1.8公里厚的水冰覆盖。

  “柯洛列夫陨石坑最深处的部分,即那些含有冰的地方,起了天然冷阱(cold trap)的作用——在冰层上方移动的空气会冷却并下沉,形成一层垂直于于冰层上方的冷空气。这样寒冷的环境,让冰变得更稳定,防止其变暖和消失”,ESA解释说。

  另外,空气是热的不良导体,也加剧了这种影响,并使柯洛列夫陨石坑永久冰封。

  由火星特快车高解析度立体相机(HRSC)拍摄的柯洛列夫陨石坑的影像是由五个不同的“条带”组成,每个条带分布在不同的轨道上。

资料来源:每日邮报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在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7日凌晨3时,当大家都屏息以待洞察号登陆火星时,其实还有2具迷你太空船也测试成功。这2个约公文包大小的太空船称为MarCO-A和MarCO-B,它们在5月5日与洞察号一起发射前往火星。为了安全起见,在巡航阶段它们位于洞察号侧边约10,000公里,并随着接近火星距离逐渐减小,最近时是3,500公里。MarCO CubeSats属于立方体卫星(CubeSats),这是一种微型卫星,以10公分立方体为单位组合。而MarCO是6U型,也就是6个立方体(10×20×30 cm)所组合,重量仅13.5公斤。

  MarCO CubeSats的任务是测试便宜的讯号中继站。由于传统上,NASA 登陆火星艇的运作模式,需以火星上空的太空船作为通讯中继工作,目前来说就是火星侦察轨道太空船(Mars Reconnaissance Orbiter),但它无法同步接收探测器讯号,并向地球发射,使得讯号会延迟长达一个小时。因此,在降落的过程中若发生紧急状况则无法应变。因此,这次实验就是为确定公文包大小的太空船是否能够在深空之旅幸存下来,以及是否适合作为讯号中继站,结果讯号非常清晰。MarCO CubeSats都没有携带科学仪器,但工程师认为未来的也能使用CubeSat从事有用的科学研究。

资料来源:Science Daily

延伸阅读:
NASA InSight 洞察号登陆火星任务的时间表
洞察号登陆火星,第一幅图像已传回地球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美国宇航局(NASA)的洞察号(InSight)在距离地球4.58亿公里的火星上于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7日凌晨3时52分登陆成功,登陆地点在埃律西昂平原(Elysium Planitia)的西侧,这是人类史上第八次成功登陆火星。

  着陆成功的信号透过与洞察号一同搭载其上的两个小型卫星「火星一号方块(MarCO)」传送出来,同时它们也是第一批被送入远处太空的方块卫星。

  洞察号以每小时约2万公里的速度进入火星大气层,经过了约7分钟,洞察号的程式设计成自主操作,并且天衣无缝的完成了所有步骤,如此一来才能够完美着陆。成功着陆并不是结束,之后的科学工作才是开始,首要任务是部署两个太阳能电板,虽然目前已经经由讯号确认操作完成,但是晚点将由火星奥德赛号对其进行验证。

1543312863208870.jpg

图说:洞察号第一幅传回来的图像

  洞察号本身设计成用来观察火星地质及地震学,在着陆后两天将开始相关的科学工作,利用1.8公尺的机械臂部署主要的科学仪器。

  洞察号将在火星停留一个火星年又四十个火星日,相当于地球的两年。喷气推进实验室表示,洞察号的成功登陆只是一小步,但这却是小型太空船的一大步,「火星一号方块」的成功证明了它的潜力,这项结果是对数百名天才工程师及科学家的赞颂。

资料来源:NASA Mars InSight

延伸阅读:
NASA InSight 洞察号登陆火星任务的时间表
随着洞察号一起前往火星的迷你太空船也试验成功!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经过五年的探寻,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选择了杰泽罗陨石坑(Jezero crater,以下简称杰泽罗)为未来的火星2020探测车的着陆点。

1543058763616190.jpg

图说:杰泽罗陨石坑,红框为探寻重点,图上的颜色蓝紫色表低洼地区

  杰泽罗提供了丰富的地质特征,该地的地貌能追溯到36亿年前,这或许可以解决行星演化与天体生物学中的重要问题,该地位于火星赤道以北,是一个直径约45公里的陨石坑,曾经是一个河流三角洲,研究团队预期可以从数十亿年前流入陨坑的水与沉积物中,提取古老的有机分子或潜在生命迹象。

1543059122971549.jpg

图说:红框放大假彩色图,可见三角洲附近相当多洼地

  杰泽罗的地质多样性让2020火星计画的天文学家们非常喜欢,但同时也让负责处理EDL(Entry, Descent, Landing,即进入、下降、着陆)的工程师们面临极大的挑战,该处除了巨大的河流三角洲及小陨石坑,东部有许多大型岩石,西部也有悬崖,甚至有多个地点都充满了洼地,这些洼地都有可能促使探测车被卡住无法动弹,但由于技术及工程团队的进步,以前因安全考量禁止的地方,现在总算可以尝试了。

  尽早选择着陆点可以让任务团队逐步改进计划,进而在安全着陆后能够马上着手探测及收集数据,火星2020探测车预计于2020年7月发射,2021年2月着陆。

资料来源:NASA Mars 2020 R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