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测方式:vtype_1.jpg vtype_3.jpg vtype_4.jpg

2017_CAP_SDA_PAU-radiant.jpg  南鱼座流星雨(Piscis Austrinids,183 PAU)是每年固定发生的小流星群之一,发生时间介在7/15~8/10之间,今年预测极大期落在7/28,辐射点约于晚间20:30左右升起,月相逢月龄5的眉月,月亮约于22:16西沉,所以在月亮西沉之后就没有月光影响,且仰角也比较高了,观察条件比较好。

  然而这群流星雨数量并不多,多年观测所得平均ZHR仅约5颗,流星速度稍慢(每秒35公里),平均亮度低(4等以下),因此并不是很好的观赏目标,观测资料相当贫乏,关于这群流星雨的许多细节并不十分确定,甚至连上述ZHR~5的平均值可能都是高估了的。再加上对北半球而言,南鱼座仰角偏低,受大气消光影响,可见流星数量更少,观赏条件不佳,不适合一般业余欣赏。由于这群流星大都偏暗,于肉眼观察不利,故想挑战此流星群者,建议可利用望远镜观测或录影观测方式进行记录。

  以上内容由台北天文馆提供,“有趣天文奇观”网站收录,欢迎多加利用。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测方式:vtype_1.jpg vtype_4.jpg

  天鹅座Alpha流星雨(α Cygnids )是年度发生的小流星群之一,活动日期跨越7-8月之长,今年极大期落在7/21,由于天鹅座是夏季星座,在目前这个时节几乎整夜可见,午夜前后甚至就在头顶附近,大气减光效应比较小;而今年极大期时的月相逢朔前2天,所以几乎没有月光影响,观测条件不错。不过,这群流星雨非常微弱,即使在极大期时,平均ZHR也只有每小时5颗,甚至更低。 

  以上内容由台北天文馆提供,“有趣天文奇观”网站收录,欢迎多加利用。

作者:叶泉志博士(小龙哈勃)
原文刊载于微信公众号:天文常识

  一颗彗星能产生多少个流星雨?好像是两个。因为一颗彗星和地球轨道平面有两个交点:升交点和降交点。彗星会在这两个点穿过黄道面。如果我们运气足够好,这两个交点都在地球轨道附近,那我们就可以看到同一颗彗星带来的两场流星雨,比如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正式名称是1P/Halley)就带来宝瓶座η流星雨(eta Aquariids,00031 ETA)和猎户座流星雨(Orionids,00008 ORI),如下图:

1P.png

  哈雷彗星的轨道。来源:JPL

  哎?且慢,大家注意到没有,其实哈雷彗星的升交点和降交点(亮蓝色和浅蓝色交界点),一个在火星轨道以外,一个在金星轨道附近,其实两个都没在地球轨道附近?那按理来说地球应该遇不到哈雷彗星喷出的尘埃才对啊。答案在于大行星的引力摄动。在哈雷彗星初次拜访内太阳系的时候,它喷出的尘埃确实沿彗星轨道分布;但星转斗移,哈雷彗星每次回归累积的尘埃带在大行星引力的反复撕扯下,早已经扩散成一条宽广的“尘埃河”,因此即使哈雷彗星的轨道已经离开地球老远,地球也还是能看到哈雷彗星很早以前喷出的尘埃,如下图:

2.png

  哈雷彗星喷出的尘埃。来源:Hughes et al. (1989)

  显然,要回答一开始的问题,必须要考虑大行星的影响。毕竟流星尘埃云的形成绕不开大行星的引力摄动,而轨道和地球严格交叉的彗星也凤毛麟角,我们之所以能欣赏流星雨,还要感谢各大行星(尤其是木星)的帮忙。

  那问题就变得复杂了。

  别的先不说,先说地球对尘埃云的影响。地球穿过流星云这一过程,客观上也是地球在为行星际空间“除尘”的过程,其最直接的影响是地球在尘埃云中间划开一道比较“干净”的区域,比如地球在穿过大名鼎鼎的狮子座流星雨(Leonids,00013 LEO)的尘埃云之后,就留下这么几条“干净区”:

3.png

  地球在狮子座流星雨的尘埃带中划出的“干净区”。来源:Jenniskens (2006), p. 233

  在经过足够长的时间之后,如果尘埃云还没消散或移到别处,那地球就可能将尘埃云分成两“瓣”,在地球轨道面上面一点和下面一点的流星体密度略高,这会使得我们看到来自同一个流星雨的两“支”。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恩克彗星(2P/Encke)带来的金牛座南流星雨(Southern Taurids,00002 STA)和金牛座北流星雨(Northern Taurids,00017 NTA):

1475937825405589.jpg

  如果在彗星的升、降交点都有这种效应,那我们就应该观察到来自同一颗彗星的4个流星雨。如恩克彗星同时也是6月的白昼金牛座β流星雨(Daytime beta Taurids,00173 BTA)和白昼英仙座ζ流星雨(Daytime zeta Perseids,00172 ZPE)的母体(因为恩克彗星的轨道十分接近黄道,而且其尘埃云十分古老,已经很难分清哪一支是升交点流星雨、哪一支是降交点流星雨了)。

  故事还没完。

  彗星在大行星(主要是木星)引力的操控之下,其轨道形状会周期性地发生变化,这一现象被称为古在效应(Kozai mechanism,也称古在机制)。其偏心率和轨道倾角会此消彼涨。有时彗星会在低偏心率但高倾角的轨道下运行,有时则反过来,在高偏心率但低倾角的轨道下运行。在这一过程中,彗星轨道会从两种不同角度和地球轨道发生交叉。由于每次交叉都分别涉及一次升交点和降交点的交叉,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来自这颗彗星的4组流星雨。如果再考虑上面提到的“南北支”效应,则一颗彗星一共可以产生8个流星雨。

1498366547815162.gif

  古在效应的动画。来源:https://www.cfa.harvard.edu/research/ta/kozai-lidov-mechanism

20170628-RRhoLeo-occult.jpg

  小行星2007 CA19在古在效应影响下,升、降交点随时间的变化。横轴为时间,纵轴为日心距。可见每个交点会以2种方向经过地球轨道(R=1 AU处)。来源:Babadzhanov et al. (2015)

  对于短周期彗星来说,古在效应的再现周期为好几千年,很少有彗星能完整地在一个轨道上呆这么长时间。唯一一个比较确定地能产生完整的8个流星雨的彗星是96P/Machholz麦克霍尔兹彗星(及其碎片):象限仪座流星雨(Quadrantids,00010 QUA)、白昼白羊座流星雨(Daytime Arietids,00171 ARI)、宝瓶座δ南流星雨(Southern delta Aquariids,00005 SDA)、宝瓶座δ北流星雨(Northern delta Aquariids,00026 NDA)、船帆座κ流星雨(kappa Velids,00784 KVE)、船尾座θ流星雨、鲸鱼座α流星雨和十二月天龙座α流星雨(December alpha Draconids,00334 DAD)(参见A. Abedin的博士论文,2016)。有学者认为其他几颗小行星也能产生完整的8个流星雨(比如2007 CA19,参见Babadzhanov等人,2015)。此外,彗星会因分裂而产生更多的彗星,也可能会突然有爆发性活动而产生一道独立于主尘埃云之外的尘埃带(filament),因此会出现升/降交点有多于一个流星雨的情况。比如恩克彗星在6月前后会产生的白昼金牛座β流星雨和白昼英仙座ζ流星雨,而在10-11月期间会产生金牛座南流星雨、金牛座北流星雨、十月白羊座南流星雨(Southern October delta Arietids,00028 SOA)、十月白羊座北流星雨(Northern October delta Arietids,00025 NOA)、及金牛座s流星雨(s Taurids,00628 STS)。3200号小行星“法厄同”(3200 Phaethon)与双子座流星雨(Geminids,00004 GEM)联系在一块,但其碎片2005 UD又与白昼六分仪座流星雨(Daytime Sextantids,00221 DSX)有关联。

  总之,一颗彗星最多可以与8个流星雨有关。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测方式:vtype_1.jpg vtype_4.jpg 

2014JBO.jpg  6月牧夫座流星雨(June Boötids,170 JBO)每年的活动日期约在6/22~7/2之间,流星雨专家预期今年的极大期在北京时间6月27日的17时,数量不定,ZHR从0到超过100都有可能;但通常ZHR仅有1~2颗左右,逢月龄3的眉月,月亮约于21:40西沈,之后一直到约凌晨3时这群流星雨的辐射点西沈之前,都无月亮影响,观察条件比较好。

  这群流星的速度极慢(每秒18公里),但平均亮度高。牧夫座为春季星座,傍晚入夜位在天顶偏东之处,直到清晨约3时左右西沈。国际流星组织鼓励任何有兴趣者,可使用目视、拍照、录影、望远镜等任何方式进行观察。

  有些流星雨专家推测在6/20~6/25之间可能可以观测到流星数量有小幅增加的状况,尤其是在6/23。但另有些流星雨专家对此预测不以为然。对流星观测者有兴趣者,不妨留心看看此预报是否正确。

  这群流星雨曾在1998年突然爆发,当时ZHR约为50~100+,且持续时间长达半天之久,开始引起流星观测者的注意。另一次发生于2004年6月23日的爆发,ZHR约20~50,持续时间同样长达半天,但发生时间比预期的极大期还提前一天。而在1998年之前,仅有1916、1921和1927年曾有此群流星的记录,而1928和1997年则显示有观测,但没观测到任何此群流星。2010年曾预测在6/23-24有ZHR~20-50的小规模爆发,但真实状况却是仅侦测到ZHR<10。

  流星雨专家推测:可能这群流星雨的流星体群不再与地球相遇,但由于流星雨专家们对这群流星雨的掌握不佳,对前述说法并没有把握。所以,国际流星组织(IMO)还是呼吁有兴趣者持续记录这群流星的状况。

  6月牧夫座流星雨的母彗星是第7号短周期彗星7P/Pons-Winnecke,其轨道最靠近地球时,仅在地球轨道以外约0.24AU之处。这颗彗星绕太阳公转一周约6.36年,最近一次回归在2015年1月30日,但流星雨专家并不认为今年会有爆发出现,而1998年和2004年的6月牧夫座流星雨爆发,是19世纪彗星回归时遗留在轨道上的物质所致,只是时日已久,这些残留物质的轨道与彗星轨道已稍有不同,所以爆发的年份才不是在彗星回归当年。

  以上内容由台北天文馆提供,“有趣天文奇观”网站收录,欢迎多加利用。

發布單位: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 觀測方式:不推薦

Eta-Lyrids-radiant.jpg  天琴座Eta流星雨(η–Lyrids,145 ELY)是每年固定發生的小流星群之一,發生時間一般在5/3~5/14之間,今年極大期預測落在5/9。不過由於平均ZHR僅有3顆,流星昏暗,速度中等(每秒43公里),比之偶發流星還不如,狀況不甚討喜,且今年適逢接近滿月,觀察條件並不好,因此不推薦觀賞。(註:η為希臘字母,讀為「Eta,伊塔」)

  這群流星雨發現的時間相當晚,近幾年才正式列入國際流星組織(IMO)的預報項目中。根據往年觀測資料,流星雨專家推測這群流星雨的母彗星可能是C/1983 H1 (IRAS-Araki-Alcock)。

  由於這群流星雨很微弱,近年的觀測資料幾乎全部是錄影觀測的結果;所以有興趣對這群流星雨進行觀測的人,或許也準備做錄影觀測為佳,不過IMO建議利用望遠鏡在輻射點附近做窄視野的觀察也不錯,只是要小心分辨天琴座Eta流星群和偶發流星之間的差異。

  以上內容由臺北天文館提供,「有趣天文奇觀」網站收錄,歡迎多加利用。

發布單位: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 觀測方式:vtype_1.jpg vtype_2.jpg vtype_3.jpg vtype_4.jpg ★★

  大型的流星雨多分佈在夏、秋、冬三季,而春季唯一流星數量較多的寶瓶座η(Eta)流星雨將在5月6日達到高峰,極大時每小時可達50顆左右,不過因為輻射點在凌晨2時左右才升起,月亮約於2:30西沈,所以在月亮下山之後到天亮前的這段時間都沒有月光的影響。適逢週末假期,想利用假期飽覽流星美景的朋友們,得選擇午夜過後沒有光害且視野遼闊的郊區,才能欣賞到這場精彩的流星秀。

  寶瓶座η流星雨(η-Aquariids,ETA)是每年固定發生的中型流星雨之一。國際流星組織(IMO)預測2017年極大期預計發生在北京時間5月6日上午10時,在無光害、天氣晴朗、大氣透明且輻射點在頭頂的「最佳狀態」下,流星數量約在每小時40~85顆左右,ZHR平均每小時約50。月齡約9.5的盈凸月,月亮約於凌晨2:30西沈,在此之後的觀察條件非常良好。(註:η為希臘字母,讀為「Eta,伊塔」)

  這群流星雨的活動日期一般介在4月19日至5月28日,流星速度極快(每秒66公里),亮度平均約2等,約1/3的流星有持續1秒以上的餘痕,偶爾會出現亮度較亮的流星,甚至是亮度超過-3等的火流星。

  我國境內最佳觀賞時間是在5/6凌晨1:30~2:00輻射點升起後,到凌晨4:30航海曙光(開始感覺到天亮)的這段時間,在完全無光害且視野開闊之處,估計每小時大約可見20-30顆流星;在鄉村稍有光害的地方,每小時可見的流星數量可能就會降到10顆以下。

  所以想要觀賞流星雨,僅需挑選無光害且視野遼闊之處,用雙眼欣賞整個天空即可。一般而言,2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地區因光害稀少且空氣乾燥而乾淨,可以看到比較多的流星;鄉下或僻靜無燈光影響的地方次之,城市內與周圍則是非常不適合的觀星地點。另外,可利用三腳架固定數位相機或數位攝影機,對準天空、按下快門後做長時間曝光攝影(至少10秒以上)即可拍攝流星雨;或是可利用手機或一般商業型數位相機,用腳架或其他方式固定後,採用2秒自拍模式避免鏡頭震動,用守株待兔的方式或許也有機會捕捉到流星的身影。

1470149436144410.jpg  流星雨專家預測:寶瓶座Eta流星雨可能在5/5有個時間長一點的次極大期。此外,IMO分析1941-2001年之間的觀測資料,顯示這群流星雨的ZHR在5/3-5/10之間都在30顆以上。

  寶瓶座Eta流星雨和10/20前後的獵戶座流星雨都是天字第一號週期彗星—哈雷彗星(1P/Halley)遺留在軌道上的彗星殘渣形成的流星雨。受到木星重力擾動之故,可能具有12年週期性。最近一次週期高峰落在2008~2009年的ZHR分別達85和65左右。而2013年時則記錄到ZHR~70的狀況。而今年可能就是這12年週期中的低谷附近,所以應該沒有特別亮麗的表現,但幸好今年沒有月光影響,對初入門的流星觀測者而言,不失是個好目標。

  寶瓶座Eta流星雨的流星有個特色,就是當輻射點仰角低時,其流星劃過的軌跡路徑愈長,觀測者可藉此瞭解流星的角速度概念,所以IMO建議可多留意這方面的流星,並詳細記錄它的軌跡,以及開始與結束的時間。

  以上內容由臺北天文館提供,「有趣天文奇觀」網站收錄,歡迎多加利用。

發布单位: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 觀測方式:vtype_1.jpg vtype_4.jpg 


  當從地球中心向外看,金星和月球的赤經經度相同時,稱為「金星合月」,通常是一個農曆月之中,金星和月球比較接近的時候。又由於金星非常明亮,且是軌道在地球以內的內行星,從地球上觀察時,總出現在太陽附近,只能在清晨日出前,或是傍晚日落後3小時以內可以看到金星,故每當發生金星合月,月亮的月相都通常是殘月或眉月。

  2017/4/24的凌晨1:59金星合月,地心所見的金星位在月球的北方約5.2度的地方。不過此時新星和月齡27的殘月都尚未升起,需等到凌晨4:00以後到約5:30日出前這段短短的時間,才能在東方低空中見到殘月和金星接近的景象。



  船尾座pi流星雨(π Puppids,137 PPU)活動日期一般介在4/15~4/28之間,國際流星組織(IMO)預測今年極大期可能落在北京時間4/24凌晨1時,流星數量不定,有可能完全沒有,也可能達ZHR~40的狀況。今年極大期時月相逢近月齡27的殘月,月亮約於凌晨4:00以後才升起,所以並不會受到月光影響。

  這群流星速度極慢(每秒18公里),但流星亮度平均很亮,所以很容易和極大期相去不遠的天琴座流星雨的流星分辨開來。

  對臺灣地區而言,船尾座位置相當偏南,在此時節,入夜後即已在南方低空,約在晚間23:00左右西南方沈下地平面,仰角相當低,受大氣層消光的影響很大,將使可見流星數量更為減少,並不利於觀測。如果是處在南半球的觀測者,少了大氣減光的影響,觀測條件比北半球好很多。

  這群流星雨是在1972年才確認出來的,後來在1977年和1982年都曾發生過時間非常短,但數量多達ZHR~40的爆發,這兩次都是它的母彗星26P/Grigg-Skjellerup位在軌道近日點前後的回歸之時。在1982年之前,這群流星雨鮮少有主極大以外的其他零星小活動報告;但在1983年出現ZHR~13的觀測報告,顯示這群流星雨的來源物質正如理論預期的在逐漸向外擴散中。

  26P彗星2008年3月的回歸,當時並沒有任何明顯的流星增多現象;不過當年因月相不佳,所以或許是因為比較暗的流星都被月光掩蓋而不得見的結果。

  26P彗星最近一次回歸時間是在2013年7月,不過流星雨專家並沒有因此而預測今年的船尾座Pi流星雨活動有任何增強的現象。

  不過即使如此,流星雨專家還是呼籲對流星觀測有興趣者持續關注這一群,無論最後記錄到多少顆流星,都對分析這一群流星雨的活動,以及未來的預報有很大的幫助。IMO建議以目視和電波觀測兩種觀測為主,不過因為這群流星速度很慢又很亮,天文攝影方式也很不錯;至於望遠鏡觀測和錄影觀測就不建議使用了。

来源:中国吉林网 发布日期:2017-04-19

  进入4月中下旬,流星活动终于要从长达3个月的低谷中走出来了。本周,我们将迎来天琴座流星雨(Lyrids),它的活跃期从4月18日一直持续到25日,极大值预计出现在北京时间4月23日凌晨1点前后。因此,守候今年天琴座流星雨的最佳日期将是4月22日晚到23日晨,也就是本周六夜晚到周日凌晨。

观测历史悠久 亮流星多灿烂夺目

  天琴座是北天银河中最灿烂的星座之一,因形状犹如古希腊的竖琴而命名。它是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列出的48个星座之一,也是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所定的88个现代星座之一。天琴座流星雨的辐射点位于天琴座与武仙座之间,活跃期从每年的4月16日持续至25日。最大期在4月22日,因此也称为4月天琴座流星雨,而因辐射点在天琴座α(织女星)附近,所以也称为天琴座α流星雨。天琴座流星雨是一个观测历史非常悠久的流星雨,最早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87年,与传统三大流星雨相比,天琴座流星雨的流量不算大,流星会随机出现在天空中的任意方位,所以只要抬头仰望夜空守候流星出现就好。在极大值时,天琴座流星雨通常每小时出现大约15颗流星。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流量不是很大,但天琴座流星往往比较明亮,偶尔还能达到火流星的级别。

观测最佳时段:午夜时分到天亮之前

  天琴座流星雨的辐射点实际上位于武仙座东侧,在织女星西南方大约7度的位置。前半夜,这片天区位于地平线附近或者地平线以下,具体取决于你所在的纬度。要到午夜时分,这片天区才会升到不错的高度,后半夜直到天亮以前辐射点都位于高空。因此,午夜时分到天亮之前,是观测天琴座流星雨的最佳时段。

  本周末又恰逢农历月末,月亮只剩一弯残月,位于宝瓶座中,要到天快亮时才会从东南方向升起。所以,如果你在极大值之夜观测天琴座流星雨,今年的月亮几乎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如果因为天气原因,你只能赶在极大夜前几晚观测,那么后半夜升起的残月仍会带来一些干扰,此时最好背向月亮升起的方向,面朝西北方向观测,可以让你看到更暗的流星,也看到更多亮流星。天琴座流星的速度通常很快,除非它们出现在辐射点附近或者地平线附近。

天琴座流星雨是中国最早记录的流星雨

  中国古代关于流星雨的记录,大约有180次之多。其中天琴座流星雨记录大约有9次。最详细的记录见于《春秋》:“鲁庄公七年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鲁庄公七年是公元前687年。这是世界上天琴座流星雨的最早记录,天琴座流星雨也是中国最早记录的流星雨。世界上第二次天琴座流星雨的记录也在中国,发生于公元前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俾俄在中国年代学中叙述,“夜半后星陨如雨,长度由十至二十度,连续反复数次,未达地而消灭”。

来源:中国吉林网 吉刻APP记者 贾子尧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测方式:vtype_1.jpg vtype_2.jpg vtype_3.jpg vtype_4.jpg 

  象限仪座流星雨(Quadrantid,010 QUA)是每年固定发生的三大流星群之一,发生时间就在元旦假期后,且流星明亮。但因极大期时间短暂,再加上落在天气往往不太好的北半球冬季时分,因此观测资料不若其他两群流星雨多。

20170103QUA -1.jpg

  象限仪座流星雨活动时间一般在12/28至隔年1/12期间,国际流星组织(International Meteor Organization,IMO)预测2017年的极大期落在北京时间1月3日(星期二)22时,每小时流星数量可能在60~200颗之间,平均约为120颗,流星速度中等(约每秒41公里),平均亮度偏亮(1~2 等以上)。今年极大期逢月龄5的眉月,月亮约于晚间22时西沉,但此时辐射点尚未升起。所以台湾地区的最佳观赏时间在3日午夜24时(4日凌晨0时)到4日天亮前,完全不受月光影响,观测条件不错!但前述数量仅是「完全无光害,肉眼可见最按星等达6.5等,且辐射点在天顶(大气减光效应最小)」的最佳状态下的每小时预测数量,但通常不会有这么好的条件,一般无光害情况下真正能看到的可见流星数量会是ZHR的60%左右,所以IMO指出极大期时,无光害处能预期的数量大概是每小时25颗左右。

  各流星雨专家预测结果指出今年并没有让人惊喜的流星数量增加的状况,流星雨专家Jérémie Vaubaillon所做的模拟预测甚至指出今年的象限仪座流星雨密度低于平均。再加上象限仪座流星雨有个最不讨喜之处:它的极大时间非常短暂,通常只有几小时(极大期±3小时),和其他流星雨可以绵延数天的状况不同,所以有时错过极大期之后,就很难看到象限仪座流星雨的踪迹了。所以按此「习性」,大约在1/4凌晨1~2时以后,这群流星雨的数量就已经大减,又因为此时的辐射点仰角很低,受大气减光效应影响,可能流星数量会少到几乎没有的地步。

QUA-radiant_drift.jpg

  除了上述的主极大(传统极大期)之外,流星雨专家计算与96P/Machholz彗星和2003 EH1小行星轨道有关的流星体物质分布的状况,认为地球会在主极大之前约14小时先遭遇由质量较小的流星体组成的流星体团块,不过引起的流星比较暗,肉眼与摄影观测不可行,只能透过电波观测或望远镜观测方式进行观察。

如何观赏流星雨?


  欣赏流星雨并不需要望远镜等特殊器材,也不限于特定的景点,只要挑选视野开阔,光害与空气污染较少的地方以肉眼观赏即可。适合赏星的地点通常以两千公尺以上的高山最佳,乡村地区次之,而城市周边的光害与空气污染严重,并不适合。除了目视观赏外,也可利用相机或录影机进行长时间曝光以捕捉流星的身影。

  由于适逢冬季,气温寒冷,外出观赏流星雨时一定要注意保暖;高山路面易结冰,行车要小心。手电筒请以红色玻璃纸包覆,以免产生光害,也尽量不要使用绿光雷射笔扫向天空,以免影响他人摄影观测。

流星雨来源是小行星还是彗星?

  流星雨大多是由彗星或小行星遗留在轨道上的尘埃或冰粒等物质,在坠落地球大气过程中的燃烧现象,并不是真正的天体;绝大多数的流星雨来源是彗星,目前仅有双子座流星雨的来源确认是小行星。

  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来源可能是小行星2003 EH1,然而2003 EH1的轨道又与短周期彗星梅克贺兹1号彗星(96P/Machholz)非常近似。天文学家认为小行星2003 EH1很可能是梅克贺兹1号彗星的彗核分裂后残留的碎片。而这项发现也再度引起了小行星与彗星是否为同类天体的争议。

关于「消失的星座」—象限仪座

  象限仪座(Quandrans Muralis)位在武仙座、牧夫座和天龙座间。公元1795年,前苏联的La Lande和他姪子Michel Le Francais使用「象限仪」这种仪器进行一系列恒星位置观测时,自创了这个星座名词,不过后来并不被现代天文学承认,故不在正式的88星座之列,只能拿来当作「俗称」。象限仪座流星雨的辐射点位置是在靠近牧夫座头部之处。

  以上内容由台北天文馆提供,『有趣天文奇观』网站收录,欢迎多加利用。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测方式:vtype_1.jpg vtype_4.jpg

  小熊座流星雨(Ursids,015 URS)是每年固定发生的小流星群,而且是每年固定发生的35群大小流星雨的最后一群。

20161222-Ursids-radiant.jpg

  它发生的时间一般在12/17~12/26之间,今年极大期预测落在12/22的下午17:00,ZHR流星数量平均约为每小时10颗,偶尔可达ZHR~50左右,流星速度慢(每秒33公里),平均亮度都很暗(4等以下)。由于辐射点近天北极,使得这群流星雨几乎整夜可见,今年极大期逢上弦后一日,月亮约在0:30(12/22凌晨)或1:10(12/23凌晨)左右升起,所以下半夜的月光影响比较大一些,而午夜之前的上半夜则不受月光影响,观察条件好一些。不过流星雨专家对今年的状况不是很看好,没有任何爆发的预报,但他们建议在12/22子夜前后或12/23子夜前后的观察条件有可能会比其他时段好一些。

  由于发生在天气不佳的冬季,而且辐射点几乎位在天北极附近,因此南半球几乎不可见,这使得这群流星雨的观测资料相当贫乏。不过即使如此,在过去70年间,还是曾记录到两次主要爆发,各发生在1945年和1986年;其他期间还有几次比较小型的爆发,尤其是在2006~2008年间,可能是因为它的母彗星塔托彗星(8P/Tuttle)于2008年1月回归之故。

  以上内容由台北天文馆提供,『有趣天文奇观』网站收录,欢迎多加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