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最近NASA的太阳观测卫星「日地关系天文台A」(STEREO-A),捕捉到了一个有趣的画面,在观测太阳风的同时,拍到了刚好通过太阳附近的C/2019 Y4 (ATLAS)彗星,同时水星也进入了视野中。

  「日地关系天文台」于2006年发射升空,部署在地球轨道前方(STEREO-A)及后方(STEREO-B)的拉格朗日点上,两颗卫星可以同时观察太阳六分之五的表面。

STEREO-A捕捉到的「ATLAS彗星、太阳风、水星」同框画面。(Image: © NASA/NRL/STEREO/Karl Battams)

STEREO-A捕捉到的「ATLAS彗星、太阳风、水星」同框画面。(Image:  © NASA/NRL/STEREO/Karl Battams)

  这幅影像是由STEREO-A从5月25日到6月1日的拍摄画面所合成。左侧摆动的丝状云气就是太阳风,它是由太阳的带电粒子组成,背景则是无数恒星(直条纹为影像失真)。ATLAS彗星从画面中央由上而下通过,尽管4月时它崩解成碎片,但从STEREO-A的影像中看起来碎片并无分散。动画中段之后,明亮的水星从画面左方进入。

  除了STEREO-A捕捉到的画面,日前「太阳轨道载具」也以近距离的方式直接通过了ATLAS彗星的彗尾,NASA和ESA尚未宣布这次观测是否成功,STEREO-A的画面先为这次难得的观测机会做了一个小开场。(编译/台北天文馆虞景翔)

资料来源:Space.com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今年年初,有颗彗星从遥远的恒星游走到太阳系里,它是鲍里索夫彗星(2I/Borisov)。后来发现它开始分裂时似乎将迈入死亡,但近期论文表示彗星的主体倖存下来。这是双赢的局面,部分彗星确实破裂了,意味着科学家可分析其内部的碎片以了解其组成,而且这颗冰冷的太空岩石还能继续它的穿越星际之旅。

  在2019年8月发现鲍里索夫彗星时,它就显现出特殊的轨迹与速度,使其成为第二颗来自太阳系外的天体,以及首颗星际彗星。当它于2019年12月8日到达近日点,太阳的引力使其路径略微弯曲,并在今年3月开始活跃起来。波兰天文学家首先注意它的亮度增加,认为是彗核分裂造成灰尘和冰块的爆发。3月底,哈勃太空望远镜证实这点,发现鲍里索夫彗星分成两块。但由David Jewitt领导的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团队认为彗星完全瓦解的可能性不大。Jewitt表示:经由观测表明彗核的爆发和分裂属于较小事件,占总质量的比例很小,因此鲍里索夫彗星将继续生存下去。

鲍里索夫彗星

  来自太阳系外围的彗星常见在近日点崩解,天文学家认为是彗星的冰昇华加速彗星的旋转,此过程会使彗星不稳定导致破裂。鲍里索夫彗星的特征类似太阳系外围彗星,因此也可能破碎。根据论文描述,3月4日至9日这颗彗星显现第一次爆发。之后在3月30日,就发现第二块彗星。但是到了4月3日,发现第二块彗星已经消失。根据Jewitt和小组计算,3月初的爆发出一片约100平方公里的云,这云块由大小约0.1毫米的粒子所组成,估计质量约为2000万公斤,这与彗核相较仅是九牛一毛。小组估计彗核半径500公尺,约3千亿公斤。随后出现的第二个物体,约12万公斤。研究小组认为,这块碎片在3月初爆发时已经产生出来,但在几星期后才被看见。研究团队认为彗核的爆发和分裂相较之下很小的事件,所占总质量很小,鲍里索夫彗星将在穿越太阳系之旅中生存下去。(编译/台北天文馆李瑾)

资料来源:Science Alert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一年前,美国NASA在夏威夷的ATLAS计划发现了2019 LD2,经过进一步观察发现这是一颗周期性彗星,并编号为P/2019 LD2。令人讶异的是,他的轨道位于木星附近,夏威夷大学的Larry Denneau于5月20日宣布这是木星特洛伊小行星中的第一颗彗星。

2019年6月下旬ATLAS拍摄的影像。

  (图说)2019年6月下旬由ATLAS拍摄的彗星影像,右侧是透过称为差值成像(difference imaging)的影像处理技术,减去周围的恒星才能显现出彗星的尾巴。

  木星特洛伊小行星是由数千颗小行星组成的,他们聚集在木星前后60°的拉格朗日点附近,稳定地与木星共享轨道。由于特洛伊小行星大多数是在太阳系早期被行星捕获的,理论任何冰都应该早就蒸发掉了,这次能发现彗星出乎众人意料。

  业余天文学家Sam Deen使用JPL提供的软体计算该物体的轨道时,他发现P/2019 LD2是在最近与木星近距离接触,目前的轨道并不稳定。根据计算这颗彗星很可能是来自于半人马小行星(散布在外太阳系的小行星),并在2017年2月17日时在距离木星约1400万公里处相遇,最后这颗彗星就这样进入类似木星的奇特轨道中。然而,尽管经过木星的引力作用使P/2019 LD2进入了类似木星的轨道,但实际上他并没有进入两个拉格朗日点之一附近,目前离木星仅21度。

  Deen继续计算,预测P/2019 LD2将在2028年5月13日经过木星旁约1800万公里处,届时将再度让这颗彗星改变轨道,从与木星接近1:1共振的轨道转移到接近2:3共振的轨道,成为一颗木星族彗星。2063年P/2019 LD2又会再度与木星以300万公里的距离相遇,不过随着预测时间越长,不确定性就越大,究竟这颗彗星会走向何方,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编译/台北天文馆王彦翔)

资料来源:Sky & Telescope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今年3月底才第一次被发现的SWAN彗星(C/2020 F8),不到一个月后很快地达到裸眼可见的亮度,当时专家预测在5月下旬时SWAN彗星的亮度应该可以达到峰值,国际天文联合会(IAU)的电子报甚至预测SWAN彗星的亮度将逼近2.8等,这已经是一个在都市都可轻易观测的程度了。

  很快的5月已进入下旬,随着SWAN彗星越来越接近太阳,在天空也从仅南半球可以观测的位置,运行至北半球也能看见的天区,每天记录的亮度曲线竟然开始反转,几乎回到了裸眼不可见的亮度。

Comet SWAN (C/2020 F8)

  图说:SWAN彗星的亮度曲线,在4月下旬时迅速增加,随后出现停滞,然后在最近几天降低。COBS Comet Observation Database / CC BY-NA-SA 4.0

  为什么它像ATLAS彗星(C/2019 Y4)一样失约了呢?还是天文学家的预测技巧太差了?像C/2020 F8和C/2019 Y4这种长周期彗星,可能都是来自太阳系的尽头,一个叫做奥尔特云(Oort Cloud)的区域,在这里,许多冰封的天体因为重力扰动而进入内太阳系,随着接收到的太阳辐射越来越多,结构松散的冰核开始挥发,形成彗发甚至大面积反射太阳光的尘埃尾,亮度不断增加。但是每个彗星能有多少物质可以挥发,结构松散程度都难以评估,很多时候挥发的太快,甚至解体了,亮度便不再增加,开始慢慢黯淡。5月8日时,就有阿根廷的观测者发现SWAN彗星疑似彗核解体的现象,但还没得到确认。

SWAN-Claudio-and-Victor.jpg

  图说:阿根廷业余天文爱好者Victor Buso于5月8日拍摄的SWAN彗星,出现了明显的双核。

  脆弱易变、不可预测的彗星或许会让人失望,但也可能让人惊奇,SWAN彗星将在5月26日通过近日点,之后的结构、亮度会不会有预期外的变化呢?只有到那时才会知道了。(编译/台北天文馆虞景翔)

图片来源:Sky & Telescope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赏方式:需以口径10公分(4吋)以上的天文望远镜观赏 可拍照 ★

  今年明亮彗星接连不断!2020年3月刚发现的C/2020 F3 (NEOWISE)彗星目前亮度约9.7等,预计将在7月以0.3AU的距离通过近日点,届时预测亮度可达2.5等。不过由于目前彗星位置偏南方,台湾地区日落时彗星仰角不足15度,在彗星过近日点前以南半球的观测条件为佳。

  C/2020 F3 (NEOWISE)彗星是由美国的广域红外线巡天卫星(WISE)在2020年3月27日发现。于2009年发射升空的WISE卫星上头搭载口径40公分的红外线望远镜,原本是利用红外线波段来进行天体搜寻和研究工作,但在2010年冷却剂耗尽后,便由NEOWISE计划接手进行近地天体的搜寻。

  目前NEOWISE彗星位在猎户座,日落时出现在西方低空附近,随着越来越接近太阳,仰角会越来越低。目前NEOWISE彗星亮度为9.7等,6月初将达8等,7月3日通过近日点,最大亮度有机会达到2.5等。不过对于北半球而言彗星仰角实在太低,预计要到7月中下旬观测条件才会比较好。(编辑/台北天文馆王彦翔)

C/2020 F3 (NEOWISE)彗星路径图

图片来源:吉田诚一彗星网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上个月,C/2019 Y4 (ATLAS)阿特拉斯彗星开始崩解时,粉碎了业余天文观测者盼望着一颗大彗星的心,但科学家们很快发现了研究其碎片的新机会。

  最近新发表的论文指出,美国NASA与欧洲ESA合作的无人太空探测器「太阳轨道载具(Solar Orbiter)」应该会在2020年5月下旬或6月初穿过ATLAS彗星的尾巴。尽管「太阳轨道载具」的功用是探测太阳,但所携带的仪器也能够收集彗星轨道上遗留的讯息。

  太阳轨道载具于2020年2月9日发射升空,其任务是测量太阳外层大气中的电浆,并拍摄太阳两极的图像等任务。目前正驶向金星,以接近太阳。

  该团队本来预计在2028年发射类似任务的「彗星拦截者(Comet Interceptor)」,基本上就是在地球附近放置卫星,等待彗星到来便释放微型探测器前往探测彗星。

  没想到「太阳轨道载具」意外提前达成了这样的安排。研究人员计算得出,在5月31日或6月1日,太阳轨道载具将越过ATLAS彗星的离子尾,在那里太阳风使彗星气体电离。如果ATLAS排放足够多气体,太阳轨道载具可能可以检测到来自彗星的离子或彗星产生的磁场扰动。

  6月6日,探测器会再经过彗星遗留下的尘埃,收集更多彗星组成的讯息。过去天文学家曾主动出击,送出探测器前往观察彗星,这次的“好运”,能否也有好结果?ATLAS虽然变暗了,但还是很有看头!(编译/台北天文馆虞景翔)

资料来源:Space.com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赏方式:双筒望远镜辅助观赏 需以口径10公分(4吋)以上的天文望远镜观赏 可拍照 ★

  C/2017 T2 (PANSTARRS) 泛星彗星已经在2020年5月4日通过近日点,近期达到亮度的峰值,视星等约8.5等,裸眼不可见,在天候良好的强况下可以用双筒望远镜观测。

  目前C/2017 T2距离地球1.69 AU(日地平均距离),位于北极星附近,一入夜之后的观测条件最佳,仰角约33度,拂晓前仰角降至11度,较难观测。

C/2017 T2彗星这几个月在天空中移动的轨迹(绿色线段)

C/2017 T2彗星这几个月在天空中移动的轨迹(绿色线段)

  彗星本身是一个高度不稳定的天体,亮度可能意外增加或降低,不过C/2017 T2可能很难达到裸眼可见的亮度,之后几个月的亮度将不断下降。与同时期的C/2020 F8 (SWAN)斯万彗星相比,亮度逊色不少。(编辑/台北天文馆虞景翔)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赏方式:双筒望远镜辅助观赏 需以口径10公分(4吋)以上的天文望远镜观赏 可拍照 ★★★

  不久前,世界各地的天文爱好者一直关注着C/2019 Y4 (ATLAS)阿特拉斯彗星,并对它寄予「世纪大彗星」的厚望。然而可惜的是彗星在接近太阳的过程中破裂,这样的希望也落空了。不过好消息是,最近发现的SWAN彗星又占据了大家的目光,并且也有望成为肉眼可见的彗星。

  C/2020 F8 (SWAN)斯万彗星是由澳洲的业余天文学家Michael Mattiazzo在2020年4月11日正式确定。他当时正在分析NASA的太阳观测卫星SOHO的数据,也就是上头的太阳风各向异性仪(又称SWAN相机)的影像,Michael是在2020年3月25日拍摄的影像中发现这颗彗星的存在。由于这颗新彗星是利用SOHO的SWAN相机发现的,因此便以SWAN命名。不过SWAN相机并不是用来寻找彗星的仪器,它的目的是扫描太阳系中的氢。

  目前SWAN彗星位于鲸鱼座的尾巴,日出前出现在东方低空附近,随着越来越接近太阳,预测将快速地向双鱼座方向前进。根据目前观测SWAN彗星亮度约为5.5等,并将在5月13日最接近地球、5月26日通过近日点,最大亮度有机会达到3.5等。不过SWAN彗星是否会如同ATLAS般分裂,就要持续观察了。(编辑/台北天文馆王彦翔)

C/2020 F8 (SWAN)斯万彗星2020/5/1-18凌晨4:30的出现位置示意图。台北天文馆制图。

C/2020 F8 (SWAN)斯万彗星2020/5/1-18凌晨4:30的出现位置示意图。台北天文馆制图。

发布单位:台北市立天文科学教育馆 观赏方式:需以口径20公分(8吋)以上的天文望远镜观赏 可拍照

  2020年3月25日被发现的彗星C/2020 F8 (SWAN),近日已有南半球的观测者提报能够以裸眼直接看到了,目前的视星等约5.5,在人眼观测极限内(<6.5等)。C/2020 F8是由「太阳和太阳圈探测器(SOHO)」上的「太阳风各向异性(Solar Wind ANisotropies,简称SWAN)」望远镜所发现,因此以SWAN为彗星命名,初发现时亮度约8等,预计在5月底时可以接近3.5等。

C/2020 F8的亮度纪录,近日已达裸眼可视程度。

C/2020 F8的亮度纪录,近日已达裸眼可视程度。

C/2020 F8。Credit by Gerald Rhemann.

C/2020 F8。Credit by Gerald Rhemann.

  目前SWAN彗星裸眼看起来也许只是模煳的晕点,但以感光元件长时间曝光能捕捉到它壮丽的身影。澳洲天文摄影专家Gerald Rhemann分享了它拍摄的SWAN彗星,他以口径30公分的望远镜曝光半个小时,C/2020 F8的彗尾在他的照片中延伸达1.2度并超出照片的范围,「我知道有人拍到了长达8度的彗尾」Gerald Rhemann这么说,大概接近北斗七星杓口的大小(天璇到天玑的长度)。

C/2020 F8 (SWAN)在40分钟内的动态轨迹。Credit by Gerald Rhemann.

C/2020 F8 (SWAN)在40分钟内的动态轨迹。Credit by Gerald Rhemann.

  C/2020 F8曾在4月11日被SOHO卫星捕捉到有勐烈的含氢挥发物质喷发,它会不会和C/2019 Y4 (ATLAS)一样走向四分五裂的一途?美国Naval实验室的Karl Battams认为C/2020 F8 (SWAN)的组成应该比C/2019 Y4 (ATLAS)密集,不过C/2020 F8的双曲线轨道显示它可能是首次进入内太阳系,所以未来的演化可能无法预测。(编译/台北天文馆虞景翔)

资料来源:Space Weather